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

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, Nandan County: Address, Phone Number, 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 Review: 5/5

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

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
5
Points of Interest & Landmarks
The area
Address
Huaguo Village, Lihu Country, Nandan County 547214 China

5.0
1 review
Excellent
1
Very good
0
Average
0
Poor
0
Terrible
0

行走于白裤瑶的传说。。。
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,在电视上我知道了在山的那边有个古老的民族——白裤瑶。这个部族的人们在青山绿水中,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,他们同许多少数民族一样有着自己的信仰,自己的习俗,至今仍是母系氏族。据说他们是民族文化保留的最完整的民族,被一些专家称为“人类文明的活化石”。这意味着他们的一切充满着原生态的味道,而原生态这个词应该是所有都市人无法挣脱的迷恋,因为听到它,我们仿佛会听到古老而神秘的心灵招唤。还在我憧憬的时候,有个朋友发过一张照片,站在一道山梁上看出去,一条像银链的河水向远方蜿蜒伸展,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细碎而圣洁的光芒。朋友告诉我说那就是红水河。河边的小城中还散发着原始森林的味道,这就是南丹,古老的白裤瑶也在那里。于是我开始了这趟寻梦之旅。。。

  在前行的路上,朋友便说起了白裤瑶,他说让他来说,就是说上一天一夜也说不完,这句话一下子便牵住了我们无限的渴望,白裤瑶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?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原始魅惑!  

朋友告诉我们“白裤瑶”这个名字,其实来得简单直接。就像这个民族的生活状态一样,朴素而单纯。这里的白裤瑶男人们,都穿着一模一样齐膝的白裤子,在他们白裤子的两边膝盖处各用红线绣成五根长短不一的线条,就像五指印。传说很早的时候,这个部族的人民天性纯善,常常被其它凶悍的部族驱赶,他们从水乡退到了平原,从平原退到了荒山,在又一次外族的侵略中,族人们又开始撤退,当时的瑶族首领忍无可忍,只身杀进了对方的阵营,一个两个三个的倒下,一刀两刀三刀的伤痛,但他仍不后退,奋力杀敌,直到他再也举不起双手,再也直不起双腿,可他还是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扶住自己的双膝不让自己倒下,看着首领至死不倒的身躯,族人们怒不可遏,一齐冲向了敌人,终于打败了对方,保住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。瑶家后人为了纪念这个誓死守护族人的首领,就在男裤脚膝绣上鲜红的五指印,寄托了无限的敬仰之情。他们的上衣以黑色为主,从整体上看,像一只雄鸡,背部的衣脚像鸡的尾巴,衣脚两侧像鸡的翅膀,这一切都源自他们对公鸡的崇拜。白裤瑶女子们的服饰以红蓝两色为主,上衣前一片后一片,中间春光无限,她们仍然保有着古老的习俗,不着内衣,让身体时刻吸取着天地日月的精华,显示出她们对女性和生育的崇拜。下身则是及膝的百褶裙,裙边绣红丝线,裙面是蜡染的一道道淡红色环形图案,腰上还系着一条黑布带。这些服饰全是白裤瑶的女人们手工做成,做这样一套白裤瑶衣裙,往往要经过轧棉、纺纱、织布等三十多道工序(而衣服的颜色就是来自粘膏树的树汁,而粘膏树的作用可能远不只这些,还有好多据说是秘密),耗费大约一年的时间。所以至今白裤瑶女子们都精于纺织。

我们到的正是时候,首届白裤瑶文化节,平日里神秘的面纱被掀起了一角,让我们这些神往的游人见得这样冰山一角便已全然满足。

这一天的里湖所有的瑶民们都穿起着节日盛装,让我们充分领略了民族风情,广场上有他们的老艺人自顾自的吹着长长的喇叭,弯弯的牛角号,声音来得如此的深沉,仿佛讲述着古老的故事;另一边人群的主角则是几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她们拿着长长的绳索,甩着大大的陀螺,站在前面的一个瑶族小伙子告诉我平日都是男孩子玩的陀螺,今天要这些女孩子们来比赛。那些陀螺同我们小时候玩的形状差不多,可大小轻重就完全不能比了,大上一两倍,重上一两斤,大头上还沿周边抠出一道槽,以绕缠“启动绳”,陀螺上还漆着各种颜色。打法也不太一样,是把陀螺缠绕好拿在手里,直接甩出去,还要甩在一个直径大约一米的圆盘上,第二个打出的陀螺要击中先前那个,然后以转的时间长短来定输赢。

突然听到一阵枪响,这才想起朋友早就说过白裤瑶到现在还过着打猎的生活,他们仍然合法拥有猎枪,今天他们也正好在比赛枪法,自小在部队长大的我当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去靶场的途中正好经过瑶族女人们的纺织技艺的展示,看着她们手起手落,没来由的感到了一种悠远而淡然的美丽,时间岁月与她们毫无关系。如果说这里是展示女人柔美的世界,那靶场就是男人的的主场了。我去的时候正好有几个瑶族男子站在后面等着比赛,他们肩上扛着长长的手枪(反正我觉得不像电视里看到的猎枪),突然很想试试手,便拉着一个帅哥聊了起来,没聊几句就说出了我的真实意图,让他把枪借我感受一下,他看了看旁边的同伴,见没人反对,便爽快的给了我,因见枪管不太粗,只是长长的,所以有点轻视,只用一支手去接,结果没想到,一支手根本拿不起,这才双手握住,那个小小个的瑶族帅哥很是得意的说,你看我用一支手就行。。。一听这话,我在心里小骂了他一下,面上还是很认真的问道,这能打死人嘛!结果那几个瑶族小子全笑起来,有一个还笑着跟我说:打不死人,就是只能打穿一个窟窿!由于没敢拿人试验,所以不知是真是假,只是拿着摆POSE的时候,我瞄谁谁就跑。。。嘿嘿,现在想起来就好笑。。。

没猖狂一会就被催着换场去看斗鸡和斗鸟,结果看的人太多,实在挤不进去,看来清朝的遗老遗少们还挺多,都渴望着过上遛遛鸟,斗斗鸡的闲日子。现在过不上就感受人家的状态,全当解馋。

长筵宴,长长的桌子,大家像小学生一样排排坐着用餐,四百来号人,场景还是蛮壮观的,菜就不用说了,因前一天晚上我吃了很好吃的火麻鸡,所以诱惑度不算大。。。

最可惜的是没敢拉瑶族帅哥的腰带,说到这倒是要仔细说说白裤瑶的婚嫁习俗了。在来的路上,便听说了一些很让外族羡慕的婚俗,同车的老六的评价最为经典,说是太人性化了。的确,据说白裤瑶至今都没离婚的。一结婚两个人就是一辈子。白裤瑶的女子结婚都很早,有的十四五岁就嫁人了。可能是太早结婚的原因,白裤瑶的男女个子都不太高。在女子成年后,家人就会在自家的旁边给女儿盖上一个小屋子,每逢瑶族的圩日,这些男男女女们便凭着心灵的呼唤,来到歌场上,唱出爱情的音符。当女孩看到了自己的心仪的男孩,就会去拉拉他的腰带,如果男孩也有意的话,两人便会找一个僻静的角落,开始唱歌传情,他们之间的这种歌不同于其它传统的山歌,而是两个人的悄悄话,旁人是听不到的,就像山风吹过竹林,枝叶呢喃。当地人说,这叫“细话歌”。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,女人便会带着男子回到自己的闺楼,这是未婚女子的权利。而让外族人不解的就是未婚女子男友再多,只要不结婚,就不会有孩子,据说秘方不外传,有人说可能跟粘膏树有关。而已婚的男女也可在节日的时候各自去会情人,据说是只能找婚前就有的情人,不能再找新的,双方会完情人后仍会好好过日子。更让我们惊讶的是,女子出嫁的前一天是住在情人家的,出嫁时由情人送到村口。而在女子老了,要离世的时候,她会叫来自己的第一个情人,告诉自己的孩子,再以后两家人便要像亲戚一样的往来。。。这点由于有不同的版本,所以大家听听就好了。。。白裤瑶的男人和女人,一旦进入了婚姻,就会用白布缠住自己的头发盘在头上,所以你可以凭借他们的发型来判断他们的身份。  

  这次文化节的重头戏还是他们的葬礼,其中有个很重要的仪式,据说是第一次对外开放,叫“砍牛”。我刚刚在想怎么这么巧,刚好有人离世啊,却听朋友说,白裤瑶若是有老人在其它季节离世,不会马上下葬,而是在自己家的堂屋里挖个大坑,埋上棺材。等到秋冬的大节日里,才会重新开棺验尸之后再举行葬礼,而此时的尸体必然是保存的完好如初,至于如何保存,好像是涂抹了什么东西,至于涂抹了什么,这“什么”对外族又是个秘方,但也有人说,可能还是跟粘膏树有关。看来粘膏树对白裤瑶来说,真的是无尽的宝藏。可惜的是这次没能见到这种据说的万能树。还没到砍牛的现场,就看到窄窄的山路上早已停满了车辆,而这还是在限制通行的前提下,因为进入的车辆必须要有通行证,虽说我们车有,可路太窄,人太多,只好弃车步行,走到现场,就是山中的一块平地,周围已经高高低低的站满了人,空地的两个木桩上系着两头牛,一头悠闲在躺在地上,一头惬意的转着圈,丝毫不觉自己就是场上的主角。朋友介绍说,牛越多说明这户人家越殷实,因为先人离去,在天堂也需要牛耕地,所以家人就会杀牛来祭先人。等了好久,死者的家属来了,大家手上都拿着一根树条,围着牛哭了起来,这叫“哭牛”,以此来表达对先人的哀思,哭完之后,就有一个人拿着谷物开始洒在牛身上,这时的牛仿佛知道了些什么,有一头已经开始不安的围着木桩转来转去,眼睛也惊惶的看着周围的人群,而另一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眼神中没有不安,只是定定的看着远方,好像早已知道结局。主刀的是死者家的舅舅。舅舅在白裤瑶有着很高的权力,比如女子出嫁的时候若是舅舅不同意,女子便嫁不得。两个舅字辈的人站在牛的两边,一人手上一把大大的刀,砍的过程我就不想再多言了,只是知道在第一刀砍下的时候,我便低头离开了,实在不忍看牛的那双眼,仿佛有泪,我知道三刀之后,大家就会一拥而上,集体宰杀掉这头牛,然后大部分的牛肉就会被主刀的舅舅带回家,剩下的就用来招待前来奔丧的亲属。牛的一生对于我们人类,真可以说是全心的奉献,活着的时候无需好肉,只要青草,便任劳任怨的帮人耕种,老了力气不大了便被当作祭品,灵魂上天劳作,肉体人间或蒸或煮,供人品尝。。。不知道有没有一天,若有比人类更高等的生物出现时,我们人类会不会也落得这般凄苦的田地。。。

白裤瑶的传说还有好多好多,可我只有短短的时间,看到这冰山一角,于我这个过客,已经满足。在白裤瑶的世界里,似乎没有时间流逝的痕迹,过去或是几十年以后的明天,这里,依然是同一种更接近于山林本真的生活状态。他们依旧自己纺线,自己织布,自己印染缝制,赶着代代相同的圩日,玩赏着跟他们同属山林的画眉鸟。。。

  寻梦中的所有的所有,都会让人忘却时空,梦想与现实在这片土地上仿佛已纠缠不清;一切的一切,弥漫着缕缕古朴而神秘的味道,如沉香般沁入心底,不能忘怀。。。
Written October 31, 2010
This review is the subjective opinion of a Tripadvisor member and not of TripAdvisor LLC.
Anything missing or inaccurate?
Suggest edits to improve what we show.
Improve this listing
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bout Baikuyao Nationality Eco-villages